追蹤
悪魔貓↖('` ◣ ﹏◢)Ψ魔窟
關於部落格
◆螞蟻沒節操花痴記錄!!!

◆歡迎同好搭訕(招手)
  • 18237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╭〝Are You Alice?-ACT.1~22〞╮

大家有看Are You Alice?嗎?

最近跟友人聊到都不太知道有點小感傷

所以台灣才拿不到代理權嘛!!!(誤)

在這邊推廣一下!!!

是部畫風跟劇情都很不錯的漫畫喔!!XD

剛開始只看漫畫覺得這部作品蠻有趣的

後來又跑去聽了他的廣播劇(漫畫由此改編)

聲優線都是我喜歡的(陣容龐大!!!)

大家一定要去聽聽看!!!!(有愛)

不過漫畫進度挺緩慢的....目前也才到22話

以愛麗絲夢遊仙境為主軸的漫畫(連載中)

雖然主角名為愛麗絲,但、他是個男生!!?

裡面的大部分角色都是男性!!!

算是女性向的愛麗斯故事....

都是童話裡可見的人物!!!!有原創...有擬人...

要血腥有血腥...要腐有腐...要萌有萌...XD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 擁有「Alice」之名的人可以殺死白兔子。 」

艾麗斯在柴郡貓的指引下來到不可思議的國度

遵從紅心女王的命令,受到瘋帽商的保護

捲入名為「殺死白兔子」的遊戲

之前的88名Alice都以失敗告終

遊戲進入了無窮迴圈

這第89位Alice是否能夠勝出?

瘋帽商和柴郡貓的真實身份是什麼?

這到底是一場為了什麼而舉行的遊戲?

亦或是儀式?艾麗斯又是否是自己真正的名字?

「 我的名字,是什麼……? 」

為了尋找真正的自己,艾麗斯展開了辛酸的不可思議國度之旅……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↓女性向Alice變成了穿著白西裝的俊美青年XD

↓柴郡貓帶了貓耳(狐耳)的高大西裝腹黑美青年XD

↓福山配的三月兔整個讚!!!!!!(私心)●ˇ●

↓瘋帽商

↓反而比較像愛麗斯的角色─瑪麗安娜

↓白兔子帶著長長兔耳的可愛正太>3<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★廣播劇內容★

Track 01     Alice, drink me - 命令を下さい

Alice:〈我的名字是什麼?完全想不起來,一定是扔在哪裡了,所以也不需要去
         找。會一頭栽進洞穴,並不是被別人推的,而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而主
         動踏入的。〉

Alice:距不可思議之國還有七公里,好土的招牌,吶,這兒應該會有我要找的東
         西吧。總之,先去趟銀行吧。

~Are you Alice? Drink me.~

女:陛下。

帽子屋:原來如此,這又是新的惡作劇嗎?那個,百忙之中打擾一下。

王:啊,是你啊,沒關係,進來吧。繼續。

女:是,陛下。

帽子屋:那麼,我就打擾了。

王:和約定的一樣,遲到了十分三十七秒,只是,為了想要怎麼打發等你的時間
     浪費了一分三十秒。

帽子屋:真是不好意思,今天的茶會稍稍長了點。

王:哼,看來你的手錶還是一樣沒刻上時間啊。我能認為這是對我的忠誠嗎?

帽子屋:當然,我的主人!

王:作風不錯啊。啊,可以了,你退下吧。

女:是,陛下。我告退了。

帽子屋:那麼,今天找我是什麼事呢,陛下?

王:不必這麼著急吧,難得來一趟,慢慢來吧。還是說,你討厭和我一起喝茶?

帽子屋:沒有的事,我只是喜歡一個人喝茶而已。事情是?

王:公爵夫人養的貓似乎在到處轉來轉去,我雖然討厭貓,但是從他那無法解釋的
     行動上感覺到了什麼,或許我們要找的東西就在意外近的地方喔。

帽子屋:Alice嗎?這次真的等了很久呢,大概有一年零五個月了吧。

王:是兩年又八個月了,看來你的手錶還是拿去修一下比較好喔。

帽子屋:沒問題,手錶有點誤差反而更好。

王:不用再過多久就可以離開洞穴了吧,要開門就需要鑰匙,帽匠,我期待你的表
     現。

帽子屋:一切都會如您所願。那麼,請下下一個命令,紅心女王。

王:砍下白兔的頭。

白兔:吶,你不覺得人類真的是很愚蠢的生物嗎?就算告訴他要找的東西在哪裡也找
        不到,因為被人知道在哪裡的就不是你要找的東西了,所以,不要擔心,
        MARYANNE,反正他們很快就會感到寂寞,然後隨便死去,就像又弱又小的
        白兔一樣。不法入侵者一名,你不需要名字,因為我已經沒有時間了。

Track 02     mad hatter - 僕の精神安定剤

貓:歡迎來到不可思議之國,Alice。

Alice:你認錯人了,不好意思,我不叫Alice。

貓:呵呵~真是突然啊,雖然討厭自己名字的人很多,但是否定的人你還是第一個
     啊。

Alice:突然的是你吧,你是誰?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?還有,為什麼跟著我?

貓:為什麼,為什麼,真是深奧啊,我必須回答你的問題嗎?

Alice:我又沒這麼說,我只是……算了,我的名字大概就是Alice,可以了吧。

貓:嗯~曖昧又不錯的回答,那麼,還有其他疑問嗎?

Alice:沒有,一邊去。

貓:為什麼?

Alice:還不就是因為你讓我不要問的嗎?!

貓:真是困擾啊,我可沒打算命令你,對別人言聽計從可不好喔,而且,我也不是紅
     心女王。

Alice:紅心女王?他就是這個國家最偉大的人嗎?貓:因為是女王啊,女王的話,
         一般都很偉大,不是嗎?

Alice:啊~就像是螞蟻或是蜜蜂之類的。

貓:是啊,就像巧克力或者RUUBIKUKYUBU之類的,啊,不是那邊,右轉。

Alice:那是左轉!不好意思,我可以問個問題嗎?

貓:帶你來的理由?很簡單,因為被人這麼命令了。

Alice:是女王的命令嗎?

貓:呵呵,記性不錯啊,走吧。還有,最好不要回頭,執著於過去的「未練」會呼喚
     同伴。

Alice:「未練」,那是什麼?是敵人嗎?

貓:敵人?那是什麼,「未練」只是待在喜歡的人身邊而已。

Alice:啊?怎麼回事,天色突然就暗了。

貓:只不過方法有點問題罷了。比如說,「未練」喜歡的人有三種,一是不可思議之
     國的Alice,二是自殺前三秒的人,不過這種人很少見呢。還有就是……咦,還
     有一種是什麼呢?好像是……

Alice:等、等一下,你剛才說的不可思議之國的Alice難道是……

貓:啊,是啊,就是你啊。

Alice:是什麼啊!這些是什麼啊!幽靈?

貓:他們就是「未練」,原本是人類中的背叛者,還有被白兔背叛的人。

Alice:什麼啊,真是麻煩,說到底,我又沒對這些莫名奇妙的東西做什麼,啊!

未練:Alice……Alice……

Alice:怎麼回事,明明沒有感覺到任何痛苦,為什麼會這麼痛呢?啊!!!

貓:所以我不是說了不可以回頭的嗎,我先說明一下,並不是因為你做了什麼,「未
     練」是打破規則,活生生是將自己的身體昇華的裸露的靈魂,他會破壞你身體裡
     的一切障礙,然後將他據為己有。能聽到我的話嗎?

Alice:沒聽到,在這之後,我該怎麼辦了,可以的話最好不要告訴我「就這樣去
         死」。

貓:啊,不必擔心,基本上,要想逃離「未練」是不可能的,一但被抓住就絕望了,
     但是其實有個簡單的方法,唯一的……

Alice:啊,那麼……你要去哪?!可惡!也就是說沒有方法嗎?開什麼玩笑?我可
         不要在這種莫名奇妙的地方被這些莫名奇妙的傢伙殺死!

帽子屋:還有力氣這麼說話的話給我稍稍安靜點。

Alice:啊,疼痛消失了?

帽子屋:能站起來嗎?

Alice:你是誰?

帽子屋:笨蛋,就是因為對什麼都好奇才會被「未練」纏上的,接下來跟我到大街上
          去,聽著,不想死的話就不要再回頭。

Alice:你是敵人嗎?

帽子屋:敵人?你問的好奇怪啊,這種事情由你自己判斷,Alice。

Alice:怎麼?

帽子屋:不,只是被陌生人知道名字的話不會覺得很奇怪嗎?

Alice:沒什麼好奇怪的。

帽子屋:是嗎,和CHESHIRE貓見過了,那麼,帶你去「未練」聚集地的也是他
          了。

Alice:CHESHIRE貓?

貓:帽匠,你對我好像有很大的誤解啊,讓Alice遇上「未練」的可不是我喔,那只
     是意外。

帽子屋:閉嘴,誰在乎你啊。

Alice:你到底從哪裡出現的,貓不會就是說他吧。

帽子屋:見過了就算了,不要再見他第二次了。

Alice:啊?

貓:帽匠似乎是設定成看不見我的樣子,他好像很討厭貓呢。

帽子屋:只是很討厭你罷了,對你以外的貓可是非常喜歡的。

貓:那麼,這個話題就此打住吧。

帽子屋:給我消失吧,你在的話,「未練」就吵個不停呢。

貓:就算你這麼說,我也沒辦法,不遵守主人的命令他可是會生氣的呢。

帽子屋:真的巧啊,女王陛下的命令是「要是被你找到就絕對沒什麼好事,盡快找到
          Alice並帶到他那」幫我跟公爵夫人打個招呼,Alice我就接收了。

貓:那樣就沒辦法了,不好意思,Alice,還想再跟你聊會的,帽匠似乎是想快點和
     你單獨相處呢,他可是女王的寵臣喔,違背他的命令的話可是很可怕的呢。

Alice:你難道不是嗎?

帽子屋:他不是女王養的貓,就算殺了他也不會聽女王的命令的。

Alice:等等!你剛才不是說是女王的命令嗎?!哎?去哪兒了?

帽子屋:誰知道,我本來就看不見他。

Alice:原來是這樣啊。

Alice:吶,不給客人倒杯茶嗎?

帽子屋:不好意思,這裡可不是為了招待人而建的,要喝的話,自己隨便倒吧。

Alice:我要在這兒待到什麼時候?

帽子屋:怎麼?有想去的地方嗎?

Alice:銀行。

帽子屋:什麼?

Alice:我出來的時候什麼也沒帶啊,然後,難得來一次,我想到處看看,這兒有些
         什麼觀光勝地嗎?

帽子屋:不知道算不算的上觀光聖地,總之,到了六點,就帶你去見女王。在此之前
          就乖乖待在這吧,不得離開屋子喔。銀行之後再去吧,不過有沒有也是個問
          題。

Alice:從剛才開始就覺得很奇怪,為什麼你必須帶我去見女王呢?女王是這個國家
         最偉大的人吧,為什麼要見我這種無名小卒呢?

帽子屋:誰知道,我只是遵從女王的命令而已。為什麼?我可沒有替你解答疑問義
          務。

Alice:是啊,這個國家的人都很討厭回答別人的問題啊,就像CHESHIRE貓一樣。

帽子屋:因為你是Alice啊。

Alice:Alice?

帽子屋:不是嗎?

Alice:大概是吧。

帽子屋:什麼啊,算了,怎樣都無所謂,還得教你你應該要做的事呢。拿著,這是你
          的了。

Alice:什麼啊?

帽子屋:不是讓你不要老是問問題了嗎?這個怎麼看都是槍吧。

Alice:我不是這個意思。把這麼危險的東西交給小孩子,如果只是想說「自己的性
         命自己保護的話」,我覺得第一個應該殺的就是你了。

帽子屋:呵呵~原來如此,你說的沒錯,以小孩來說,你算是聰明的了。

Alice:不好意思,我可能不會聽從你所謂的女王的命令。

帽子屋:你錯了,遵不遵守不是你能決定的,要開槍隨便你,不過,你是殺不了我
          的,也殺不了那邊對你虎視眈眈的「未練」。

Alice:「未練」?

帽子屋:沒注意到嗎?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房子周圍轉唷,只要踏出這兒一步,你就
          會成了他們的美餐,老是要救你也太麻煩了,乖乖的待在我身邊吧。

Alice:不要老是命令我,你當我是傻子嗎?在這麼近的距離開槍,怎麼可能殺不死
         你。

帽子屋:那麼說,你就是大傻瓜了。

Alice:開什麼玩笑!

帽子屋:給「在這麼近的距離開槍也殺不了對手的傻瓜」一個忠告:別人給的槍,最
          好還是先檢查一下裡面裝了幾顆子彈比較好喔。不過沒想到你還真的開槍了
         ,還有,就算真的裝了子彈,也不一定就能殺死我喔。

Alice:為什麼?

帽子屋:誰知道,你就當因為這裡是不可思議之國的緣故吧。

Alice:你真的很囉唆啊。

帽子屋:已經六點了嗎,時間到了,我們走吧。啊,忘了說了,無論你是怎樣的人都
          跟我無關啊。保護你不受敵人的傷害是我的使命,不管你是怎樣的人,所以
          你沒有保護自己的必要。

Alice: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吐槽了。

帽子屋:怎麼了?

Alice:總之,現在已經不是六點了,現在才兩點,這只錶應該送去修理了吧。

帽子屋:沒錯,錶上總是剛好到六點,因為我的時間是紅心女王賜給的。

Alice:紅心女王啊,希望是是我喜歡的類型的美人啊。

帽子屋:哈哈,你就好好期待吧。

王:那麼,首先報上你的名字吧,Alice。

Alice:你不是這麼叫我了嗎?還要特地再問一次嗎?

王:不是你自己說的話就沒有意義。

Alice:我叫Alice,女王陛下。

王:很好,Alice,那麼我們就進入正題吧。你見過白兔了吧,就是帶你來不可思議
     之國的人。

Alice:白兔?

王:他還真是個怪人啊,把你這種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帶來,困在這個沒有出口的世界
     裡。白兔給你名字了吧。

Alice:大概吧。

王:我可不喜歡這麼模糊的回答喔,算了,叫你來只有一件事,從現在開始,加入遊
     戲吧,為了殺死白兔的遊戲。

Alice:為了殺死白兔的遊戲?

王:是的,遊戲的規則很簡單,首先,給予不可思議之國的Alice殺死白兔的能力,
     然後,Alice用這個能力殺死白兔, 這樣就算贏了,怎麼樣,這個遊戲很簡單
     吧,這個任務只有你能完成,只有Alice才能殺死白兔。

Alice:等等,這個太突然了。還有,不好意思,我大概不是你要找的Alice。

王:不,你就是Alice,剛才你自己也這麼說了吧。從你對我說你自己是Alice開始,
     這個規則就開始生效了。遊戲的規則是絕對的,否定的話就會成為背叛者,你從
     一開始就沒有拒絕的權利。

Alice:不打算拜託的話一開始就這麼說啊。

女:您好,帽匠先生。今天不到裡面去嗎?

帽子屋:雖然很想進去,不過被趕出來了呢。

女:被陛下趕出來嗎?

帽子屋:是啊,現在他正在和Alice談話。大概是覺得我有可能會開槍吧。到底要跟
          從他多少年他才會信任我呢?

女:才沒有這回事呢,就算帽匠先生對Alice開槍,也一定是為了保護陛下吧,而
     且,陛下不會有事的,因為Alice沒有殺死陛下的能力。

帽子屋:調教的不錯啊。

女:哎?

帽子屋:雖然這個意見也很有道理,不過我想說的話剛好相反,被趕出來是因為我有
          殺死陛下的能力。如果你心愛的女王對Alice心懷敵意的話。這次的Alice可
          不是乖乖聽話的類型。

Alice:也就是說,白兔是創造這個國家的神,就算是女王,也只有遵從這個遊戲的
         規則才能殺死他。

王:是的,白兔就是我們想殺也殺不死的存在。

Alice:那麼,不能違背女王的命令也是規則嗎?

王:不,女王的命令是女王創造的,但是,決定這個遊戲規則的卻不是我,Alice,
     你不覺得很奇怪嗎?無論在哪個世界,女王都是國家最偉大的人,所以,能
     讓不可思議之國運轉的也必須是作為我,不需要白兔吧。

Alice:我終於知道這個國家不正常的理由了。我拒絕。不好意思,接受你的命令對
         我一點好處也沒有。

王:好處?不需要這種東西,只有Alice才能殺死白兔,也就是說,按照規則,Alice
     無法殺死白兔以外的任何東西,這就是給予你的能力的全部了。在這個國家,無
     法隨意傷害別人,但是,依據被賦予的能力,卻能夠殺死特定的人,這也是白兔
     定下的規則。聽著,Alice,這是命令,殺死白兔。你無法殺死我,但是我卻可
     以隨時殺了你,如果你不相信的話,現在就試試看吧。

Alice:還是算了吧,剛才已經試過了。開什麼玩笑,我可不是為了做這種事而來這
         裡的。

王:每個被帶入不可思議之國的人都對我這麼說。不過,你不必介意,你只要完成賦
     予你的使命就好了。

Alice:使命?那真的是只有我能做到的事情嗎?

王:是的,只要你還是Alice,就只有你能做到,我們需要你的力量,Alice。

Alice:明白了,我遵從女王的命令。另外,我也有事要和你商量,作為殺死白兔的
         報酬,請給我地位。殺死白兔之後,請保證我的安全,並給予我能夠在這個
         國家自由的生活下去的地位,這就是我的交換條件,如果答應的話我就遵從
         你的命令,不行的話,我就一槍打爆自己的腦袋。

王:哼哼~好吧,就這樣吧,交易成立。為了不讓你再做出這麼叛逆的事,和帽匠一
     起行動吧。他的話,一定能成為你的好搭檔的,他能殺死所有對Alice抱有敵意
     的人,忘了說了,這也是規則之一喔,所以,這次才讓他離開的。

Alice:你的性格還真的不敢恭維啊。

帽子屋:唷,沒事就好。

Alice:你全部都知道了吧。

帽子屋:是啊,因為帶你來這裡是女王的命令啊。

Alice:是啊,被調教的不錯啊,女王的殺手。

帽子屋:是帽匠!

Alice:那個都一樣吧,也就是說我只要殺了白兔就可以了吧,我會做的,這樣,我
         就能在這個國家自由的生活下去了,誰也管不著我,包括可愛的女王陛下。
         下次還是簽個契約吧。

帽子屋:等等,你到底和女王談了什麼啊。

Alice:談了什麼?就只是女王的命令而已啊,你最心愛的女王的。

帽子屋:受不了,真是了不起的Alice啊,已經六點了嗎,回去吧,要趕不上喝茶的
          時間了。啊……我得取消剛才的話,我開始有興趣知道你是怎樣的人了。

Alice:當然了,因為我是不可思議之國的Alice啊。

王:吶,JACK,不覺得他真的很有趣嗎。在死亡面前毫不退縮,以前有出現過和我
     做交易的Alice嗎?不,或許他不是 Alice吧,正因如此,才能找到這個國家的出
     口也說不定,真令人期待啊……

Track 03     widowed tame cat - 夢も希望もありません

貓:〈哼歌〉呵呵~難不成中午吃的是烤貓肉嗎,吃的太撐可不好喔。

白兔:哼,我還以為是客人呢,原來是鄰居家的貓咪啊。

貓:真是見外啊,我難道不是你的客人嗎,茶也自己隨便倒了,看,連你家的湯匙都
     配好了。不過,我可不怎麼喜歡你那個歡迎儀式,從背後被人用劍指著可不怎麼
     舒服喔,總之,先放下劍,好嗎?

白兔:唉……

貓:謝謝。

白兔:真是沒教養啊,你弄錯乞食的對象了吧。你最心愛的主人在哪裡呢?

貓:相隔五個月,老爺回來了,我最心愛的主人就在這下面,所以我都想一天到晚待
     在家裡呢。

白兔:原來如此,看在連捕食的本能都不認得的貓咪的面子上,今天就請你吃飯吧,
        不過前提是你不介意像野貓一樣吃寫殘羹冷炙的話。

貓:那真是感激了,感覺可以吃到久違的豪華大餐了呢。我一直都覺得很可惜呢,每
     天辛苦準備的料理啊、美酒之類的,她卻連一口也不能吃。

白兔:!!

貓:哎呀,失言了,如果讓你不高興的話,我道歉。

白兔:你到底有什麼事!

貓:他,我剛才碰到了喔,我對你這次回來的Alice很感興趣,或許能讓我過的很愉
     快呢。

白兔:Alice?啊~哈哈,很遺憾,那個傢伙的話已經死了喔,死於偶然,對了,是事
        故。

貓:那就好,我還完全誤解了是有人為殺死Alice而設下了陷阱了呢,偶然出現在
     Alice面前的你家的「未練」被偶然路 過的帽匠全滅了喔,很遺憾,他還活著。

白兔:帽匠嗎?

貓:是啊,沒辦法,他是保護Alice的英雄啊。嗯?也就是說,是我變成了想要擄走
     Alice的幕後黑手了嗎?

白兔:他才不是Alice,是他自己隨便迷路進來的。

貓:是嗎?那為什麼要給他名字呢?給予不是Alice的人類Alice的名字。

白兔:裝什麼傻啊,CHESHIRE貓,名字不是你取的嗎?

貓:我取的?你可不要誤解喔,我只是遵從主人吩咐把Alice帶到帽匠那而已。你也
     知道的吧,我只不過是毫無力量的家貓而已。你到底在急些什麼啊?

白兔:算了,反正馬上就會和那傢伙說拜拜,那麼中意那個冒牌貨的話,現在就給他
        準備棺材吧。

貓:嗯?兔兔又再算計著什麼有趣的事嗎?隨你喜歡好了,反正這個國家也是你創造
     的。我還會再來的,下次還是等你先用過餐再過來好了。啊~對了,今天是為了
     給你一個忠告才過來的,這次的Alice有點不一般喔,最好不要小 看他,不,試
     試小看他一次可能更好吧。

白兔:我也有個忠告,不要忘了你也和他一樣礙眼啊,CHESHIRE貓,呵~「未練」
        好像很喜歡你喔,受歡迎的貓咪還真是辛苦啊。

貓:哈哈,真希望能聽他們親口這樣說呢,來自「未練」的愛的告白。如果是他們的
     話,或許能喚醒我已經遺忘的本能也說不定喔。

Alice:我們在等誰啊?

帽子屋:乖,安靜點,會讓他逃走的。

Alice:敵人?可以開槍嗎?

帽子屋:不行。亂開槍的話會壞掉喔。所以說我討厭小孩。

Alice:是你不好,什麼也不告訴我就帶我過來,不要小看小孩子喔,明明沒有我什
         麼也做不成,還是說要殺了我嗎?

帽子屋:笨蛋,能殺死你的人多到死,狀況總是隨時可以取消的,不管我現在有多麼
          的想殺你,明白的話就給我乖乖把槍收好。

Alice:知道啦。

帽子屋:一會兒要和情報販子見面,用你最喜歡的敵人還是同伴來說的話就是後者,
          不過,因為他是個心臟非常,不,應該說是非常謹慎的人,一般不勉強他的
          話他是不會出現的,所以不要嚇他啊。

Alice:要和情報通碰面……是為了白兔的事嗎?你也不可能會有這個以外的事了。

帽子屋:你剛才不會是把我想成是比節拍器更無聊的人了。

Alice:什麼啊,這種肯定的被害妄想的語氣,我只是對你為什麼會這麼執著女王的
         命令而感到好奇罷了,算了,看樣子,就算你肯說,理由也一定很無聊吧,
         要是又臭又長的話我可受不了,還是不問為好。

帽子屋:是嗎。

Alice:而且,我也沒什麼能讓你感興趣、想要打聽的事,總覺得這樣太不公平,太
         無趣了。那個情報販子也是遊戲必須的能力嗎?

帽子屋:是啊,這個國家的所有人都被白兔賦予了某種規則和能力,並是只有能殺死
          哪個,不能殺死哪個的能力,反過來說,如果不遵從規則,則誰也殺不死,
          也不會被誰殺死,想要打破規則的話,只有和白兔訂立契約。情報販就是這
          樣和白兔訂立契約,獨自收集同伴們的情報,作為人情賣個特定的人。

Alice:同伴?不能直接告訴我們BOSS〈白兔〉的住所嗎?

帽子屋:是啊,規則就是這樣的,順帶說一下,能殺死白兔同伴的也只有你。

Alice:這也是規則嗎?到底誰說這個遊戲簡單的啊,簡直超級複雜嘛。不過,白兔
         還有同伴啊……

帽子屋:白兔是那種一個人的話無法行動的生物,太寂寞的話就會死去。

Alice:我知道,原來這個國家的白兔也是一樣的啊。

帽子屋:嗯,人類也是一樣,所以才會去結交朋友,這就是我們唯一能抓住的線索,
          我好像沒說什麼特別艱澀的話,能明白吧。

Alice:作為殺手,你算是比較保守的呢,不會覺得厭煩嗎?

帽子屋:當然會厭煩了,都已經厭煩到上癮了,另外,不是說過我不是殺手,是帽匠
          了嗎。

Alice:這樣應該叫做放棄了,而不是厭煩。

帽子屋:那就放棄吧,總之,除此以外就沒有其他辦法了,在他那些招人喜歡的同伴
          當中,知道白兔的住所的大概有 5 % 剩下的就只有公爵家的笨貓了,他不
          在考慮之列,因為除了主人以外,誰的命令他也不聽。

Alice:說到貓的話 ……

貓:真是的,除了主人的命令以外誰都不服從的是你才對吧,我可一次也沒有說過我
     不想告訴你白兔的住所喔。

帽子屋:你這個混蛋!什麼時候開始在那裡的?!

Alice:從很早開始就在我旁邊了喔。

帽子屋:這麼重要的事要早點告訴我。

Alice:真的是設定成看不到的樣子的嗎。

貓:不要計較不要計較,我今天也不是來跟蹤你的,不要這麼生氣嘛。我也會有想一
     個人喝酒的時候啊。

帽子屋:我才不在乎你想怎樣呢,給我聽好,不要再讓我看見你,哼!

貓:無視設定可不好呢。

Alice:吶,你真的知道白兔的住所嗎?

貓:真的喔,因為我們是鄰居啊,另外,特地補充一下,關於我知道白兔住所的事,
     還有如何讓我說出來的方法,帽匠都很清楚喔。

帽子屋:閉嘴!提出那樣的條件就等於是不想告訴我。

Alice:什麼條件?

貓:作為他想要的情報的代價,他必須答應我的所有要求。

Alice:你就答應吧,求你了,什麼都答應吧。

帽子屋:不要用那麼可憐的眼神看我,你這不是完全在強迫我嗎,總之,我的答案是
          不會改變的,今天和明天都會在六點過來,能命令我的只有女王一個就足夠
          了。

Alice:就是這樣。

貓:算了,既然你都這樣說了就沒辦法了,繼續保持各自的忠誠也不錯,比節拍器更
     無聊的帽匠先生~

帽子屋:去死。

Alice:原來是你說的啊。

貓:今天我就乖乖回去吧,我在的話,老鼠先生害怕的不敢下來呢。啊,對了,小
     愛,要一起走嗎?

Alice:我嗎?

貓:是啊,和只服從女王命令的帽匠待在一起的你看起來很無聊啊,我會帶你去更有
     趣的地方的,比如說,對了,白兔的家之類的。

《帽匠開槍打碎了杯子》

貓:無視設定可不好喔,正義的英雄可不能不打聲招呼就開槍喔。

帽子屋:知道自己很礙眼的話就給我獨自消失!女王可是命令過我,讓Alice不要接
          近你。

貓:哎~這次佈置的可真是周全啊,之前的Alice被我奪走就那麼讓你悔恨?

帽子屋:招呼既然已經打過了,這一次就不會失手了喔。

貓:晚安。

Alice:你竟然背著我接受了那樣的命令啊。

帽子屋:真是囉唆,我真是不明白你每次都對那種奇怪的事生氣,鬧彆扭的話請先說
          明一下啊。

Alice:吵死了,不要老是命令我。我和你不同,可不會服從命令。明明讓我不要隨
         便開槍,自己卻在那亂開槍,你是冒牌優等生的啊。

帽子屋:什麼冒牌優等生啊。喂!Alice……真是的,所以說我討厭看孩子。

貓:嗯?怎麼了,Alice,來目送我走的嗎?還是要和我一起走?

Alice:怎樣都無所謂啦。

貓:哎呀哎呀,真是讓人頭痛啊。

Alice:你身為家貓卻沒有帶項圈呢。

貓:嗯?啊,我家主人不喜歡項圈呢,原因有很多,比如說很不自由之類的。

Alice:嗯~

貓:有什麼問題嗎?

Alice:有回去的地方就好,你看起來和我一樣沒什麼朋友。

貓:不必為我擔心,我能去的地方可多的是,這也是沒有項圈的理由之一喔。

Alice:不用找藉口了,對你的「不必擔心」我可是再也不會相信的。

貓:呵呵~原來如此,藉口啊,算了,沒有朋友這一點倒是真的。送到這裡就可以
     了,外面很冷呢,下此再帶你走吧。

Alice:哎~你果然也害怕女王的命令啊。

貓:不,比起紅心女王,我更害怕你的騎士呢。謝謝你,Alice,祝你有個好夢。
     和帽匠好好相處喔。

Alice:到底是哪一邊的啊。


貓:真是無聊啊,今天也是一個仁嗎?人啊,真是比兔子更脆弱的生物呢,我也寂寞
     的要死,還是說今天你會來陪我呢,在這裡傾訴愛意的話多少有點嘈雜呢,請帶
     我去又黑又安靜的地方吧,我的公主。

帽子屋:哎呀,這不是Alice嗎,回來的好快啊,和家貓的遠行愉快嗎。

Alice:在和貓咪遠行之前還有一件事想問一下冒牌優等生。

帽子屋:什麼啊?

Alice:你為什麼需要我?

帽子屋:誰知道,可能是因為寂寞吧。

Alice:不是因為女王的命令嗎?

帽子屋:呵呵~啊,不好意思,我應該這樣回答的。

Alice:不要道歉,真煩人。

鼠:〈打哈欠〉人類真是囉嗦的生物啊,又不是閣樓上的老鼠。要怎樣才能讓我好好
     睡一覺呢,帽匠先生~

帽子屋:和以往一樣就可以了。我可沒有打擾你睡覺的打算,只要能得到我需要的情
          報的話。

鼠:那可真是太感激了,只要提供情報就能挽回安睡的話要多少都可以,睡鼠可是謹
     慎派的呢。

帽子屋:我知道。

Alice:他就是情報販子?

Track 04     sleep with caged bird - 睡眠不足の言い訳

Alice:不可思義之國的原生百景之四十七──淚之池。坐上能用熱烈的能量將你們
         的愛融解的土船,去參觀有如能映照出你們的未來的煙霧瀰漫的絕色美景,
         幸福戀人的絕佳約會場所。好像就是這樣,my darling。

帽子屋:不想死的話就給我閉嘴,my honey。

Alice:吶,雖然他面無表情,難不成已經很生氣了?看,誰叫你一見面就拿槍對著
         我。

帽子屋:為什麼是我?

Alice:要是他期待的是更紳士的見面那怎麼辦?我覺得你現在應該像個男人,脫下
         帽子,敬個禮怎麼樣。

帽子屋:所以說為什麼是我啊,而且,這個帽子是拿不下來的,並不是我失禮。

Alice:這也是命令嗎?

帽子屋:笨蛋,這是賣點!我雖然是帽匠,但是不拿自己的帽子也是我的方針。

Alice:嗯~為什麼他完全不說話啊。

帽子屋:不要若無其事的忽視我,我會哭喔。

Alice:為什麼不說話呢?

貓:那是因為他是鳥啊。小愛,你看過會說話的鳥嗎?

Alice:你就不能不突然出現嗎?

貓:不要擔心,我隨時都會消失的,比起這個,我更在意你們這麼一大早在這種地方
     做什麼呢?淚之池可是傳說中由「未練」的眼淚匯聚而成的分手的名地。

Alice:原來如此,怪不得說是約會的絕佳場所。

貓:就算會分手?

Alice:聽說那傢伙是白兔的同伴啊。

貓:啊~真是了不起啊,以一隻鳥來說。到底是怎樣簽契約的啊?

Alice:和這種事無關吧,說到底,白兔的契約會是這麼事務性的東西嗎。

貓:不管好不好,萬一的時候總需要能夠證明的東西吧。

Alice:或許是吧。

帽子屋:哎!你們給我安靜點,我想聽的可不是你們。

貓:吶,小愛,難不成帽匠先生在生氣?

Alice:誰知道啊,我覺得他什麼時候都像是在生氣啊。

貓:因為我突然出現他也沒什麼反應啊。平常的話,不是消失吧,就是一槍殺了你,
     或是給我死遠點之類的,不知道被罵了多少會讓人無法振作的話。

Alice:你們的關係還真是不錯啊,啊~也不是不可能,畢竟熬了一夜,看起來什麼也
         不想說啊。

貓:不,只因為是鳥吧。鳥是不會說話的吧。

Alice:不,鳥是會說話的吧,比如八哥、鸚鵡之類的,金絲雀也能唱的不錯喔。

貓:是嗎?他看起來很美味啊。

《帽匠開槍》

Alice:嚇!

帽子屋:讓你再也沒法說話。

Alice:混~蛋,不要真瞄準他射啊,自己說的話就不能遵守一下嗎。

帽子屋:囉唆!這樣就好,不聽話的都給我去死!

Alice:你真的很混蛋啊。

帽子屋:你也是,給我學學他們說句話怎麼樣!一直這麼見死不救的話讓你成為貓的
          食物喔。

貓:還是不要了,我可是美食家啊。

鳥:在KOUKASU賽跑中殺死你。

Alice:啊,說話了。

貓:說話了啊。

帽子屋:應該是說話了吧,以鳥來說。說起來,KOUKASU賽跑是什麼啊?

貓:誰知道。

Alice:左邊的也一樣。

鳥:在KOUKASU賽跑中殺死你。

Alice:啊,又說話了。

貓:哎~真的會說話呢。明明只是隻鳥。

帽子屋:我知道他會說話了,問題不是這個,我想問的是到底要怎樣和你們比試你才
          會滿足,嗯?喜歡遊戲的背叛者。

鳥:在KOUKASU賽跑中殺死你。

帽子屋:受不了。

Alice:我說,你該不會是被那個情報販子呼嚨了吧。

帽子屋:如果真的是的話,老鼠就會先成為貓的食物。

貓:我才不要,我可是美食家呢。

帽子屋:淚之池?又是麻煩的地方啊。

鼠:〈哈欠〉抱怨也沒用,畢竟Alice來到這個國家還不久,我可不想重新收集情
     報。

帽子屋:知道了,不好意思,讓你這麼勉強。

鼠:這次的目標是喜歡遊戲的背叛者,雖然不和你的性子,不過我還是建議你還是好
     好好聽他的話,向紳士般的決鬥會比較好喔,好好幹吧。

帽子屋:喜歡遊戲?

Alice:那麼,殺了他也可以了。

帽子屋:才不好,不是告訴你不能殺了嗎。要好好聽話啊。

鼠:這次的Alice可真的不錯啊,很有幹勁。不愧是和紅心女王做交易的人,你的
     話,或許可以意外簡單的找到不可思議之國的出口呢。

Alice:出口?那是什麼?這個國家沒有這種東西嗎?

鼠:帽匠,你難道沒有好好跟他說明嗎?

帽子屋:我記得的我都告訴他了喔。說到底,這個故事麻煩的規則也太多了。記住自
          己的規則就讓我筋疲力盡了。

鼠:你還是老樣子啊。聽著,Alice,就像不管是怎樣的賽跑都會有終點,這個國家
     也有出口,只要能找到能開門的鑰匙的話。

Alice:鑰匙?難道是說……

鼠:是的,鑰匙就在你們要找的白兔那裡,紅心女王以及其他和他訂下契約的人也都
     是以此為目標,知道白兔住所的,只有和白兔訂下同伴契約的人。

Alice:哈!

鼠:但是急躁可不行喔,人類這種動物總是一看到終點就會不自覺的加速,如果是軟
     弱的人的話根本不可能會採取謹慎的行動,被最終目標沖昏了頭腦,連自己的界
     線都忘了,所以連設在終點之前的簡單陷阱都無法察覺,這就是賽跑的最大陷阱
     。

Alice:陷阱?

帽子屋:虧你說的出口,對我們來說,踏入這個國家不就是最大的陷阱了嗎?

鼠:啊,是啊,也就是說想活的久一點的話就應該什麼也不幹,謹慎的我還是慢慢的
     邊睡邊等吧,剩下的就只有祝你們順利了。

帽子屋:傻裡傻氣!喂,你可以開槍了。

Alice:啊?我說,你不是說過在問話之前不能殺的嗎,說不定他有白兔的情報呢。

帽子屋:笨蛋!怎麼可能從連遊戲的規則都說不清楚的傢伙嘴裡打聽的到那種東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就算我現在才發覺不可以嘛!不要浪費時間,快殺了他,我想回去了,六點
          還有茶會呢。

Alice:不要一口氣說這麼多!你是小孩嗎!

貓:哈哈~帽匠也會在意時間可真是稀奇啊,小愛,你打算怎麼辦呢?

Alice:怎麼辦?吶,我射中的話他真的會死嗎?

帽子屋:一般都會死的吧,還是說在你原來的世界裡,鳥就算被射中也不會死?

Alice:誰知道,我沒試過。

帽子屋:那麼,你到底在介意什麼?

Alice:沒有……

帽子屋:什麼?

Alice:我沒有殺他的理由。他還不是我的敵人。

帽子屋:哎~還真是麻煩的理由啊。所以說像我們這樣的人,只要按照命令行事不就
          輕鬆了,不管是敵人還是伙伴都能下手,不要再在那煩惱了,快給我殺了
          他,去見我心愛的女王的時間都要沒了。

Alice:女王啊?

帽子屋:啊,白兔的同伴在解除契約的時候……

〈Alice開槍〉

帽子屋:你這傢伙,就不能聽我說完再開槍嗎!被你殺了的人就必須讓女王砍頭,不
          然的話……

貓:稍等一下,帽匠先生,有點奇怪。

帽子屋:你在說什麼啊,吃了一槍還不死的話……

Alice:殺不死……

帽子屋:嗯?

Alice:為什麼殺不死他?

鳥:在KOUKASU賽跑中殺死你。

鼠:KOUKASURESU的規則很簡單,在你喜歡的位置、喜歡的時間開始跑,一直到
     心臟停止為止就可以了,不需要正確的形式,誰贏了都無所謂,吶,遊戲就是需
     要這樣簡單的規則吧。但是,急躁可是大忌喔,愈是簡單的遊戲,我們人類就愈
     是要謹慎,不然馬上就會掉入陷阱死掉,掉入賽跑中最大的陷阱。啊~〈打哈
     欠〉我也差不多該行動了。哎,帽匠,你會來追我嗎?

貓:這個,應該已經解除契約了吧,Alice,殺不死他並不是你的錯,是因為他已經
     不再是白兔的同伴了,也就是說,他已經被白兔以外的人強行解除契約了。

Alice:白兔以外的人?

貓:白兔可不會為了讓誰掉入陷阱而解除伙伴的契約喔。因為如果這樣做的話,在緊
     急時刻,就沒人會信任他了,孤獨對於兔子來說就是死,背叛同伴的話就要付出
     相當的風險。

Alice:等等,也就是說……

帽子屋:喜歡遊戲的背叛者……

Alice:你要去哪裡啊?

帽子屋:Alice,你就待在那兒。

Alice:難道你要……

貓:帽匠,讓我和Alice單獨相處也無所謂嗎?

帽子屋:他就拜託你了。

貓:了解!

Alice:帽匠!回答我,你的敵人是誰!他難道不是你的同伴嗎?

帽子屋:賽跑最大的陷阱,如果是軟弱的人的話根本不可能會採取謹慎的行動……才
          剛開始著手可真的是太幸運了, 我也不過是個軟弱的人類啊。

Alice:混蛋!

白兔:呵呵~誰是敵人?誰是同伴?在急躁的人又是誰?

Track 05     heart of the queen of heart - お前が撃ち抜く場所だ

鼠:帽匠,你到底在想什麼啊?

帽子屋:帽匠要暫時歇息了,就是這麼回事。

鼠:聽著,你想做的事與和白兔簽約的背叛者沒什麼差別,成為女王直屬的殺
       手可不是正常的人會做的事啊。

帽子屋:被困在這種地方還能保持正常的傢伙存在嗎?現在,在這個國家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,全部都有點不正常,看到有人在眼前被殺,
我才終於明白了這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道理,不過,我原本就不是什麼正常人。這個國家並不是能夠自我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足的逃避的好地方。我已
經逃的夠多了,所以想要出去,只是這樣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已。

鼠:離開這個國家,這就是你的目的嗎?

帽子屋:目的?啊,這麼說的話就順耳多了。

鼠:是嗎,那就忘了剛才的話吧,我沒有阻止你的意思。不要死喔,帽匠。你
       是我在這個國家唯一認同的人,如果提供情報
就能幫的上你的話,要多少
       都可以,睡鼠可是謹慎派的呢。

帽子屋:我知道。
 

王:你竟然這麼一大早就出現真是太稀奇了,我記得睡鼠確實應該是夜行性
       的。

鼠:失禮了,今天是為了請女王陛下一定給我介紹個人才來的,我有一大堆苦
       水要向他訴,因為聽說您優秀的殺手因為別的
差使而出門了。

王:原來如此,所以你就親自來殺啊,哼
~有意思,好吧,那麼我就來聽聽睡鼠
       想要告哪個可憐的傢伙的狀吧。
 

Alice
:好閒啊。

貓:好閒哪。

Alice:那個情報販為什麼要說謊呢?他們看起來交情很好。

貓:就算關係再好也可以說謊吧,不,正因為關係好才會有不得不說謊的時
       候吧。

Alice:你有說過這種謊嗎?

貓:很遺憾,前提是我根本沒有交情那麼好的伙伴啊。

Alice
:呵~我也一樣。剛才沒能殺死白兔同伴的時候,我還在懷疑自己不是這
           個國家所需要的
Alice,這樣的話,女王……他也不會再理會我。

貓:嗯?那麼,你覺得理想的不可思議之國的Alice應該是怎樣的呢?你想要殺
       死白兔這一點沒變,因為沒辦法,規則就是
這樣,也就是說,你就是這個
       國家所需要的
Alice。你討厭這種思考方式嗎?

Alice:呵 
 

貓:真難懂啊,我啊,有你這樣的Alice在就覺得無比幸福了。


Alice
:是因為你召喚我了吧。


貓:啊?什麼啊?


Alice
:說起來,我還有事想問你。


貓:啊,我也是,有件事忘了告訴你。


Alice
:為什麼和白兔解除了契約的人就一定要讓女王砍頭呢?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